森林故事:寻找小熊之旅

在遥远的森林里,一头小猪四处游荡,它东嗅嗅西嗅嗅,用短短的鼻子在泥土里拱来拱去。森林里没有猪饲料,它只能自己觅食,大自然为森林提供了丰富的光照和雨露,森林为小猪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空间。它与好朋友大熊、小猫作伴,在太阳下山前探索森林的奥秘,在月亮升起后安然入眠。

森林里的时间过得很快,日升日落,春去春来。渐渐的,它长大了,在森林的另一个角落遇到了一只小柯基。它们相爱了。

于是我们的故事开始了。

有一天,小猪说错了话,又做错了事,小柯基生气了,伤心了,不理它了。为什么小猪说错话又做错事?因为它是猪啊。

小猪慌了神,不知道该怎么道歉,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小柯基。它穿越森林去找好朋友帮忙,可小猫去......

昨日的世界

汪曾祺先生是江苏高邮人,1997年去世,被誉为“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”。我不知道这里的“纯粹”该如何定义,实际上,我对“不纯粹”更感兴趣一些。

今天要写的是他的一本散文小集《草木春秋》。

汪老的文字有温柔的氤氲之美。字里行间,水一样的气息流动,关于故乡,关于那些他生活过和行走过的好地方,西南联大时期的昆明,胡同交错的北京。

《草木春秋》中有一组文章,都是写昆明的。

昆明的雨季,空气湿润。有味道鲜腴的各种菌类,牛肝菌、青头菌、鸡枞等,滑、嫩、鲜、香,很好吃。不过,炒牛肝菌须多放蒜,否则易使人晕倒。为什么呢?汪老没说,莫非是好吃到令人晕倒?所以需要用蒜来刺激提神。

昆明的雨季,明亮、丰......

想象的异域:从朝鲜看中国

华裔脱口秀明星黄西第一次上台是在2002年,那天晚上讲了5分钟,但没有人笑。只有一个笑话后来还能用上,他说:“我决定留在美国,是因为在中国我不能做我擅长做的事——散发异域风情。”

黄西本科就读于吉林大学,朝鲜族人。在自传《黄瓜的黄,西瓜的西》里,他说自己的祖先是从韩国迁居到中国吉林的。朝鲜族黄姓起源于河南信阳潢川,就在我们老家光山隔壁。

但今天要写的不是这本书,而是葛兆光先生的《想象异域——读李朝朝鲜汉文燕行文献札记》。

副标题有点拗口,解释一下。“李朝”是指朝鲜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,君主姓李,故称“李朝”。其统治维持了500余年,先后依附于明朝和清朝。因为这种依附,朝鲜每年需要派出使者向......

写作这件小事

这是第二篇读书杂记。

博尔赫斯说,“我写作,只是为了让时光的流逝使自己心安。”

下面,我该写些什么?才能续接上写作大师博尔赫斯的隽永与深刻。

给写作加上冠冕堂皇的光环,反而让自己不知道该写什么,十分不安。写作这种宏大的事件是由许多个具体问题构成的,而每个具体问题又充满着丰富的细节。杜琪峰电影《大事件》里的人质小女孩,在一家人都被悍匪劫持的情况下还要坚持写作业,“死不了还是得交作业的!”。真可谓宇宙万古洪荒,而太阳照常升起。

所以嘛,也可以说写作是件小事,把件件小事做好了,再加上足够的运气,说不定就妥了。

以下是史蒂芬·金的小说创作回忆录《写作这回事》的读书杂记,基于个人的阅读摘抄,零......

《下乡养儿》:生活的可能与成长的重负

这是一篇读书杂记。

因为是杂记,所以我希望可以不拘于文体和章法,不费脑子谋篇布局,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主题当然是关于读书了(除此之外,还能写什么好呢?)

《下乡养儿》是一部纪实作品,约11万字,不短不长。作者冯丽丽讲述了自己如何和丈夫一起,养育无法上学的女儿天天的真实经历。

因为并非小说故事,所以不存在剧透的危险。我可以放心地介绍《下乡养儿》的梗概。那么问题来了,这部“生活流”的作品在情节上有梗概可言吗?

可以说是没有的。因为它充满了琐碎和茫然,一如我们的日常生活本身。女儿天天遇到了严重的成长问题,第一是拒绝上学,完全无法适应学校里的学习生活,怕老师,怕同学,从幼儿园到小学,天天一直在转......

关于时间的乡愁

单从字面上看,“乡愁”虽然寄予了深情,意思却比较简单。它指的是远离家乡所产生的愁怨,是一种略带悲怆的情怀,常常体现在游子身上。

仅仅身在外地,固然会产生思乡的情绪,但这种情绪和我们这里要说的“乡愁”还是有所区别的。思乡之情所蕴含的,可以是归心似箭的心情,可以是无法回归家乡的感伤,但它却无法像“乡愁”那样表达出复杂深厚的情感与人生况味。这或许是因为乡愁所内含的时间感。因为在乡愁中,远离家乡的“远”不仅是空间上的,更是时间上的。

正是这种时间感,让家乡变成了故乡。一字之差,却有着大不一样的况味。简单地讲,对于思乡的人来说,家乡是可以回归的,家乡的生活是可以重拾的,只要跨越空间的距离;而对于乡愁......

《归来》的叹息

在前后相连的时间里,看电影若能和读书在主题上保持一致,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。不过,这主题却是格外的沉重。周五夜晚,去看了张艺谋的新片《归来》,恰好这周刚开始读杨显慧的《夹边沟记事》。电影和书都以“右派”为主角,讲述着他们的人生。【下有剧透】

《夹边沟记事》从个体的回忆切入,记叙右派的群体故事;《归来》的视角更细微,围绕着一个家庭展开。我看到网上的评论称其原著小说《陆犯焉识》更加厚重和立体,因自己没有读过,暂且不谈。电影的故事很平淡,前三十分钟大体上铺陈了时代背景和线索,经过女儿告密和火车站抓捕的高潮后,一句“三年后”的字幕就交代了文革的结束。主人公陆焉识平反归来,发现妻子冯婉瑜不认识自己了,......